首页 > 正文
江苏哪家医院专业治疗癫痫病,杭州有治疗癫痫的科医院,上海中医治疗癫痫效果

杭州中医治疗癫痫病医院,江西哪家医院能治愈癫痫病,江西哪一家医院疗癫痫病好,南京小儿癫痫病专科医院哪,杭州哪里癫痫病医院好,上海小儿癫痫治疗医院,上海哪家医院治疗紫癫痫好,安徽癫痫治好要多少钱,浙江治癫痫的药有哪些,江苏哪家癫痫医院治疗好

  原标题:“一个招呼”曾值20多万的他,2获减刑

  近日,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公布了住建部建筑市场监管司副司长刘宇昕受贿罪减刑刑事裁定书。

  2012年12月,他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30万元,后被关押在司法部燕城监狱服刑。

  他被指利用职务便利,通过直接插手或者给相关人员打招呼等方式,为利益相关企业办理资质、承揽项目等提供帮助,进而收取房子、股份、名车、美元、名表等。媒体报道称,他的“一个招呼”值一辆20多万的车。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注意到,2015年,刘宇昕获得一次减刑。

  2015年9月,因在服刑期间,认罪悔罪,遵守监规纪律,积极参加思想、文化、技术学习和劳动,考核期间共获表扬5次,单项表扬1次,他被减去有期徒刑一年。

  今年7月,燕城监狱再次提出,刘宇昕在服刑期间,认罪悔罪,遵守监规纪律,积极参加思想、文化、技术学习和劳动,考核期间共获表扬5次,确有悔改表现,建议减刑8个月。

  今年9月8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刘宇昕在刑罚执行期间,确有悔改表现,符合法定减刑条件,可予减刑,依法裁定对其减去有期徒刑8个月,减刑后应执行的刑期自2011年9月29日起,至2022年1月28日止。

  出生于1955年11月的刘宇昕,曾长期在住建部(原建设部)工作,曾任建设管理司建筑业发展处处长、施工监管处处长、建筑市场监管司副司长等职务。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注意到,在他的仕途中,有11年(2000年至2011年4月)都在受贿,至少牵扯10起受贿事实。

  2000年底,原建设部开始提出对建筑行业建立资质审查制度,欲重新洗牌行业格局完成结构升级。

  在这样的背景下,成千上万家建筑企业负责人开始各寻出路。时任北京场道市政工程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的桂某就是其中一员。

  据桂某供述,当时场道公司没有一级资质,承揽工程有诸多限制。桂某通过他人牵线,结识了刘宇昕,“他很痛快答应帮忙”。

  在刘宇昕的帮助下,桂某的公司资质获得审批。为此,桂某借刘宇昕儿子出国的名义,塞给刘宇昕1万美元。这让当时在处长职位上的刘宇昕尝到了甜头。

  2003年,桂某成立北京京奇信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注册资金500万元,刘宇昕拿出20万也想要入股。后桂某补给刘宇昕30万,凑足50万股份,因为害怕太招摇,股份登记在刘宇昕弟弟名下。

  随后,刘宇昕又看上桂某公司的办公用房。这套总价160万的公寓,位于海淀区世纪城附近。但刘宇昕只出120万,还要分三次支付。一家人搬进去后,刘宇昕害怕太招摇,将房产挂靠在与自己有业务往来的朋友名下。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注意到,经法院审理查明,除了桂某,证据显示还有十余名商人向刘宇昕送过好处。其中,他曾假借儿子出国之名,向商人王某索要40万。

  2006年12月30日,建设部通过《建筑业企业资质管理规定》,自2007年9月1日起施行。这意味着,所有建筑业企业都须取得资质证书,方可在资质许可范围内从事建筑施工。

  彼时,刘宇昕已出任原建设部建筑市场管理司副司长。而这为建筑企业设立的资质审查制度,也成了他的寻租利器。

  据报道,河北一家建筑公司办理特级资质,连公司老总李某自己也知道条件欠缺。刘宇昕亲自打电话到河北建设厅,“如果公司不错的话,应该关心一下,如果厅里同意,就赶紧将申报材料报到部里”。

  随后,材料果真被送到部里,但还是因一级建造师的证书与人员不符、工程业绩不对等“卡壳”。在刘宇昕的关照下,最终这家公司还是拿到了资质。这一次,他收获了一张价值15万余元的高尔夫俱乐部会员卡。

  2008年,刘宇昕又用类似的方法帮助北京一家公司,获得注册监理工程师网络继续教育的项目,他也因此收获一辆20多万的丰田轿车。刘宇昕搬新家时,对方又送来一套价值2万多元的高档音响。

  2011年,刘宇昕帮助一家公司获得总承包特级资质。证据显示,当时刘宇昕不只提醒评选人员“可以考虑让该公司参加初评”,还在该公司通过初评后本应要入实地核实阶段时,刘宇昕单方面宣布通过初评就不需要再实地核实。

  2011年春节前后,刘宇昕因出手帮忙,收到一块30多万的百达翡丽牌手表。

  2011年下半年,中纪委驻住建部纪检组找到刘宇昕谈话。

  2012年12月,刘宇昕涉受贿一案开庭审理。法院认为,刘宇昕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牟取利益,其行为已经构成了受贿罪,且属于数额特别巨大。由于刘宇昕能够在办案机关尚不掌握的情况下,主动交代受贿犯罪的事实,具有自首情节,且已退缴全部赃款及孳息,认罪态度较好,依法可从轻处罚。

  最终,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刘宇昕有期徒刑12年,没收个人财产30万元。

责任编辑:张迪

  原标题:“一个招呼”曾值20多万的他,2获减刑

  近日,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公布了住建部建筑市场监管司副司长刘宇昕受贿罪减刑刑事裁定书。

  2012年12月,他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30万元,后被关押在司法部燕城监狱服刑。

  他被指利用职务便利,通过直接插手或者给相关人员打招呼等方式,为利益相关企业办理资质、承揽项目等提供帮助,进而收取房子、股份、名车、美元、名表等。媒体报道称,他的“一个招呼”值一辆20多万的车。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注意到,2015年,刘宇昕获得一次减刑。

  2015年9月,因在服刑期间,认罪悔罪,遵守监规纪律,积极参加思想、文化、技术学习和劳动,考核期间共获表扬5次,单项表扬1次,他被减去有期徒刑一年。

  今年7月,燕城监狱再次提出,刘宇昕在服刑期间,认罪悔罪,遵守监规纪律,积极参加思想、文化、技术学习和劳动,考核期间共获表扬5次,确有悔改表现,建议减刑8个月。

  今年9月8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刘宇昕在刑罚执行期间,确有悔改表现,符合法定减刑条件,可予减刑,依法裁定对其减去有期徒刑8个月,减刑后应执行的刑期自2011年9月29日起,至2022年1月28日止。

  出生于1955年11月的刘宇昕,曾长期在住建部(原建设部)工作,曾任建设管理司建筑业发展处处长、施工监管处处长、建筑市场监管司副司长等职务。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注意到,在他的仕途中,有11年(2000年至2011年4月)都在受贿,至少牵扯10起受贿事实。

  2000年底,原建设部开始提出对建筑行业建立资质审查制度,欲重新洗牌行业格局完成结构升级。

  在这样的背景下,成千上万家建筑企业负责人开始各寻出路。时任北京场道市政工程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的桂某就是其中一员。

  据桂某供述,当时场道公司没有一级资质,承揽工程有诸多限制。桂某通过他人牵线,结识了刘宇昕,“他很痛快答应帮忙”。

  在刘宇昕的帮助下,桂某的公司资质获得审批。为此,桂某借刘宇昕儿子出国的名义,塞给刘宇昕1万美元。这让当时在处长职位上的刘宇昕尝到了甜头。

  2003年,桂某成立北京京奇信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注册资金500万元,刘宇昕拿出20万也想要入股。后桂某补给刘宇昕30万,凑足50万股份,因为害怕太招摇,股份登记在刘宇昕弟弟名下。

  随后,刘宇昕又看上桂某公司的办公用房。这套总价160万的公寓,位于海淀区世纪城附近。但刘宇昕只出120万,还要分三次支付。一家人搬进去后,刘宇昕害怕太招摇,将房产挂靠在与自己有业务往来的朋友名下。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注意到,经法院审理查明,除了桂某,证据显示还有十余名商人向刘宇昕送过好处。其中,他曾假借儿子出国之名,向商人王某索要40万。

  2006年12月30日,建设部通过《建筑业企业资质管理规定》,自2007年9月1日起施行。这意味着,所有建筑业企业都须取得资质证书,方可在资质许可范围内从事建筑施工。

  彼时,刘宇昕已出任原建设部建筑市场管理司副司长。而这为建筑企业设立的资质审查制度,也成了他的寻租利器。

  据报道,河北一家建筑公司办理特级资质,连公司老总李某自己也知道条件欠缺。刘宇昕亲自打电话到河北建设厅,“如果公司不错的话,应该关心一下,如果厅里同意,就赶紧将申报材料报到部里”。

  随后,材料果真被送到部里,但还是因一级建造师的证书与人员不符、工程业绩不对等“卡壳”。在刘宇昕的关照下,最终这家公司还是拿到了资质。这一次,他收获了一张价值15万余元的高尔夫俱乐部会员卡。

  2008年,刘宇昕又用类似的方法帮助北京一家公司,获得注册监理工程师网络继续教育的项目,他也因此收获一辆20多万的丰田轿车。刘宇昕搬新家时,对方又送来一套价值2万多元的高档音响。

  2011年,刘宇昕帮助一家公司获得总承包特级资质。证据显示,当时刘宇昕不只提醒评选人员“可以考虑让该公司参加初评”,还在该公司通过初评后本应要入实地核实阶段时,刘宇昕单方面宣布通过初评就不需要再实地核实。

  2011年春节前后,刘宇昕因出手帮忙,收到一块30多万的百达翡丽牌手表。

  2011年下半年,中纪委驻住建部纪检组找到刘宇昕谈话。

  2012年12月,刘宇昕涉受贿一案开庭审理。法院认为,刘宇昕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牟取利益,其行为已经构成了受贿罪,且属于数额特别巨大。由于刘宇昕能够在办案机关尚不掌握的情况下,主动交代受贿犯罪的事实,具有自首情节,且已退缴全部赃款及孳息,认罪态度较好,依法可从轻处罚。

  最终,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刘宇昕有期徒刑12年,没收个人财产30万元。

责任编辑:张迪

  原标题:“一个招呼”曾值20多万的他,2获减刑

  近日,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公布了住建部建筑市场监管司副司长刘宇昕受贿罪减刑刑事裁定书。

  2012年12月,他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30万元,后被关押在司法部燕城监狱服刑。

  他被指利用职务便利,通过直接插手或者给相关人员打招呼等方式,为利益相关企业办理资质、承揽项目等提供帮助,进而收取房子、股份、名车、美元、名表等。媒体报道称,他的“一个招呼”值一辆20多万的车。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注意到,2015年,刘宇昕获得一次减刑。

  2015年9月,因在服刑期间,认罪悔罪,遵守监规纪律,积极参加思想、文化、技术学习和劳动,考核期间共获表扬5次,单项表扬1次,他被减去有期徒刑一年。

  今年7月,燕城监狱再次提出,刘宇昕在服刑期间,认罪悔罪,遵守监规纪律,积极参加思想、文化、技术学习和劳动,考核期间共获表扬5次,确有悔改表现,建议减刑8个月。

  今年9月8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刘宇昕在刑罚执行期间,确有悔改表现,符合法定减刑条件,可予减刑,依法裁定对其减去有期徒刑8个月,减刑后应执行的刑期自2011年9月29日起,至2022年1月28日止。

  出生于1955年11月的刘宇昕,曾长期在住建部(原建设部)工作,曾任建设管理司建筑业发展处处长、施工监管处处长、建筑市场监管司副司长等职务。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注意到,在他的仕途中,有11年(2000年至2011年4月)都在受贿,至少牵扯10起受贿事实。

  2000年底,原建设部开始提出对建筑行业建立资质审查制度,欲重新洗牌行业格局完成结构升级。

  在这样的背景下,成千上万家建筑企业负责人开始各寻出路。时任北京场道市政工程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的桂某就是其中一员。

  据桂某供述,当时场道公司没有一级资质,承揽工程有诸多限制。桂某通过他人牵线,结识了刘宇昕,“他很痛快答应帮忙”。

  在刘宇昕的帮助下,桂某的公司资质获得审批。为此,桂某借刘宇昕儿子出国的名义,塞给刘宇昕1万美元。这让当时在处长职位上的刘宇昕尝到了甜头。

  2003年,桂某成立北京京奇信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注册资金500万元,刘宇昕拿出20万也想要入股。后桂某补给刘宇昕30万,凑足50万股份,因为害怕太招摇,股份登记在刘宇昕弟弟名下。

  随后,刘宇昕又看上桂某公司的办公用房。这套总价160万的公寓,位于海淀区世纪城附近。但刘宇昕只出120万,还要分三次支付。一家人搬进去后,刘宇昕害怕太招摇,将房产挂靠在与自己有业务往来的朋友名下。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注意到,经法院审理查明,除了桂某,证据显示还有十余名商人向刘宇昕送过好处。其中,他曾假借儿子出国之名,向商人王某索要40万。

  2006年12月30日,建设部通过《建筑业企业资质管理规定》,自2007年9月1日起施行。这意味着,所有建筑业企业都须取得资质证书,方可在资质许可范围内从事建筑施工。

  彼时,刘宇昕已出任原建设部建筑市场管理司副司长。而这为建筑企业设立的资质审查制度,也成了他的寻租利器。

  据报道,河北一家建筑公司办理特级资质,连公司老总李某自己也知道条件欠缺。刘宇昕亲自打电话到河北建设厅,“如果公司不错的话,应该关心一下,如果厅里同意,就赶紧将申报材料报到部里”。

  随后,材料果真被送到部里,但还是因一级建造师的证书与人员不符、工程业绩不对等“卡壳”。在刘宇昕的关照下,最终这家公司还是拿到了资质。这一次,他收获了一张价值15万余元的高尔夫俱乐部会员卡。

  2008年,刘宇昕又用类似的方法帮助北京一家公司,获得注册监理工程师网络继续教育的项目,他也因此收获一辆20多万的丰田轿车。刘宇昕搬新家时,对方又送来一套价值2万多元的高档音响。

  2011年,刘宇昕帮助一家公司获得总承包特级资质。证据显示,当时刘宇昕不只提醒评选人员“可以考虑让该公司参加初评”,还在该公司通过初评后本应要入实地核实阶段时,刘宇昕单方面宣布通过初评就不需要再实地核实。

  2011年春节前后,刘宇昕因出手帮忙,收到一块30多万的百达翡丽牌手表。

  2011年下半年,中纪委驻住建部纪检组找到刘宇昕谈话。

  2012年12月,刘宇昕涉受贿一案开庭审理。法院认为,刘宇昕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牟取利益,其行为已经构成了受贿罪,且属于数额特别巨大。由于刘宇昕能够在办案机关尚不掌握的情况下,主动交代受贿犯罪的事实,具有自首情节,且已退缴全部赃款及孳息,认罪态度较好,依法可从轻处罚。

  最终,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刘宇昕有期徒刑12年,没收个人财产30万元。

责任编辑:张迪

江苏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